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拳之霸者

第七百零九章 今天谁都走不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嘭嘭嘭!
掌心落在手臂烈焰表层的瞬间,外层的烈阳仿佛被层层挤爆般炸裂开来。
手掌一连穿透所有烈焰形成的护盾重重落在旭阳右臂之上。
轰!
一声闷响,带出从旭阳自身爆发的烈焰,旭阳在真空下踉跄了几下,挡下了这一掌。
旭阳眉头紧蹙,透过刚刚那被击穿火焰的真空区域看向远处江横。
那一掌他感受到堪比域主级后期肉身的一掌!
如若不是本身众神殿体系堪比后期巅峰的领域抵消,只怕那一掌就得打爆他肉身了。
“银河域主!很好!”旭阳笑了,“难怪你如此狂傲,原来是有狂傲的资本!”
他算是明白江横为何能对殿下的橄榄枝视而不见了,甚至上次受了他一击而不死此刻他也想明白了。
堪比域主级后期的肉身,的确有资格狂!
“狂?你说我狂?”江横一愣,没想到对方是这般评价自己的,“那就狂好了!”
他眯了眯眼,这旭阳倒是难缠,他还以为自己积蓄数百年的成果,全力之下在对方大意且猝不及防之下能给予对方重创,没想到竟然挡下了。
看到对方头顶那悬浮着的恒星,江横心中了然,一颗恒星所带来的底蕴的确在域主级后期层次让旭阳站在了极高的位置。
此时被打的肉身多处龟裂的长生老祖也是满脸骇然,他以为自己之前心底对江横的评价就已经很高了,没想到还是低了。
自己这具肉身的记忆没错啊,对方踏入域主级的时间才几百年才对吧?怎么搞的像是几万年一样?
一时间长生老祖感觉自己这七十万年有点活到狗身上去的感觉。
“的确很出乎我意料,银河系古怪的很呐,一位空间大道域主级后期存在,一位同时兼顾空间大道以及肉身大道,战力同样堪比域主级后期的银河域主级,以及那边还有一位空间大道域主级初期的小家伙。当真是藏龙卧虎啊!”
旭阳身为域主级后期,感知不差,此刻他感受的很明显,他的领域之力被三股空间领域所挤压,不仅仅空间领域,还有眼前这位银河域主的肉身之力所抵消。
可以说此刻他的领域压制已经被消弭于无形。
这让他产生了对此地浓厚兴趣的同时,也生出了暂时退走的心思。
“看样子此地种族应当具备空间血脉,空间么?宇宙排名前列的最强的几条大道之一,这么看来仅凭一小小星系就诞生如此多高手倒也情有可原。
继续斗下去胜算估摸也就在八二开,依旧不小,可空间大道名头太大了,盛名之下无需士,我且先回去再将此事禀报给殿下。之后无论是殿下将这情报贩卖给他人还是自己动手,那事才是万全之策!”
心思电转,旭阳很快就拿定主意了。
要知道具备空间血脉的种族属于极为罕见的存在,而往往这种种族是许多空间大道半神所极度渴望的。这些半神不介意炼化一整个星系的生灵为自身提升一小阶,运气好可能提升数阶都可能。
而具备空间血脉的种族极为稀有,这也导致往往这类相关情报在宇宙中价值都极为丰厚。
这丰厚程度甚至足够让一些低位半神都眼红的地步,甚至运气好可能会得到某位半神的承诺和人情,这才是最大的好处。
这一刻旭阳仿佛看到殿下惊喜诺狂的神情,也看到殿下因此而与一位空间半神这等大人物接下善缘的情形。
走!
想到这里旭阳再无迟疑,此地事关重大,他自己已经无法抉择须殿下亲自决定了。
“也罢!既然你们有此等实力,那本总管刚刚倒是得罪了,我这就离去,以后本总管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
神色如常,旭阳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拱了拱手。
“大人,这.....”不远处柏河在远处有些焦急。
“闭嘴!”
旭阳连忙呵斥,心里有些不悦,他必须要尽快回去将这消息感知殿下才对。
看到旭阳这一副仿佛被江横力量所折服就要退走的模样,气息虚弱不少的长生老祖面色顿时一变。
“江横不能放他们走!”
他几乎是迅速传声,然而他话还只说道一半,江横的身形就已经至原地消失。
嘭!
再次出现时江横已经临近旭阳身前一脚提出。
挡下这一击,旭阳面色冷了下来,冷喝道:“银河域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殿下招揽你你不同意也就罢了。如今本总管看你实力不错本欲放你一马,你这是想做什么?”
“呵!没什么,只是在下踏入域主的时日不过数百年,这不是想与总管大人较量较量么!怎么总管来都来了,何不多耍耍呢?”
江横脸上笑呵呵的丝毫看不出异常,仿佛真的只是年轻气盛想要一争高低的样子。
而心底里早就对眼前之人起了杀心!
今日这群人一个都别想走!
哪怕事后那什么大殿下会勃然大怒,他也须搏一搏,相比此地情报泄露,他更在意他们血脉本质暴露。
相比于袭杀一位大殿下麾下亲信的罪责,江横觉得空间大道的消息更会引起半神层次的注视。
这时无论是江横还是长生老祖其实心底里都是这个想法,尤其是长生老祖他活了七十万年,也更清楚这会引发的后果。
“与本总管玩玩?”旭阳冷笑,他不清楚江横话语真假,但他知道今日不将眼前之人击溃看样子是没法离开此地了。
“也好!”
旭阳点点头,心中则是冷笑连连,当真以为刚刚那一击就将他震慑住了么?
不过只是一区区肉身堪比后期,对方实际境界还是太低了。且不说不能算是真正后期,就算是一位真正的后期强者,他旭阳也可轻易将其诛杀!
几乎是瞬间江横便已出手了,浑身就像是一台无坚不摧的战斗机器贴身朝旭阳冲去。
旭阳面色微变,稍稍开来距离一次次用火焰大道之力对付着江横。
每一次他都是纯粹的极致高温能量掌印轰击,每次轰出都带着恐怖的灼烧之力,带着浓郁的高温。
江横只得被迫不断一掌接着一掌来抵消对方的攻击,而对方的火焰大道之力则顺着皮肤接触涌入他体内,如上次一般摧残灼烧着体内五脏六腑经脉百骸。
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就见江横的表肤迅速变得赤红无比,最后更是体内温度与对方那能量手掌的温度相近了。
这代表江横此刻体内已经承受了太多火焰大道之力,这股灼热之感已经逐渐快超出他本身的临界点,面容也因为体内的灼热剧痛而不断扭曲。
见到这一幕,哪怕刚刚消耗不小的长生老祖也不得不朝旭阳杀去,他必须要为江横分摊一部分压力。
这一刻,不仅江横心底里在骂娘,长生老祖也在痛骂。
可以说双方心底里都在痛骂对方,一个骂对方这七十万年底蕴就特么这鬼样子?一个骂对方不是才踏入域主数百年么,怎么这惹事本领如此了得?难道不知道实力弱能屈就屈的道理吗?
然而此刻双方谁也不清楚对方内心所想,只是在旭阳的攻势下苦苦支撑着。
三人交手的区域已经变成了一处绝地,青月因为实力低微实在插不上手不得已只得退离战斗核心区域。
目光扫视一圈,最终目光与一脸兴致勃勃正为自家总管摇旗呐喊的柏河对视上了。
柏河那兴奋的面上微微有些呆滞,紧接着他面色大变,身形迅速一转就要朝星舰飞去,他想借助星舰的火力和护盾为依仗暂时拖住这女人。
起码拖到总管大人能空出手来再说。
然而看到柏河扭头就跑的青月正愁没地发泄无法帮助主上呢,冷哼一声,身形直接往前一冲,直接穿透空间带起一阵涟漪。
紧接着感觉自己跑了很远的柏河就惊骇的发现自己正前方那女人就在那里。
看着眼前的女人,柏河面色阴晴不定。
“这女人刚刚自燃精血,更是被大人的领域下消耗不小,且只是一域主级初期,我并非没有活命的可能!”
几乎是瞬间,一向欺软怕硬的柏河就已经下定主意,当然他只有厮杀一个选择,因为他很清楚对方不会放过自己,就如旭阳大人不会放过对方那两人一样。
柏河怒吼一声,瞬间从储物戒指中甩出数十件宝物,这些可都是他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底牌,两件域主级初期武具,十件星河之主层次武具。
每一件他都疯狂灌注能量,这几乎是瞬间施展开来,他想要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无他,伪域主的很清楚域主级的恐怖。
“但!如此一来,我倒要看你怎么挡?”
随着宝物甩出,柏河心中杀意顿生,这一刻他甚至生出要格杀眼前这恰好身处虚弱期的域主。
“蠢货,快退!”
脑海中瞬间响起旭阳大人的传声,微微有些发愣,柏河来不及多想。
下一刻他就看见自己身前空间似乎出现断层,空间与空间出现错乱和切割,仿佛他驱使武具朝那女人轰击的区域出现错误,那片空间被切割转换成另一片区域,这也导致他的空间悉数落空。
不!还是有收获的,因为在他这迅猛出手的一击下,突然被挪移至星舰面前的这些武具纷纷爆发出璀璨威势。
就见在一连十多道光芒炸开后,压根还没来得及开启护盾的帝国军用星舰,在武具轰击的正中位置处,星舰飞速坍塌,无数军舰碎片被压缩,形成一个密集的光点,然后迅速爆发开来,紧接着就见一道更加灿烂的光芒爆发。
“不!!!”
柏河惊呼,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艘价值不菲的帝国军舰,其内更是配备星河之主乃至数十位上等以及数万中等武者的军舰被他自己给一举摧毁。
“你还是多想想自己吧!”
一声冰冷的女声自他脑海中响起。
几乎就在声音响起的瞬间,柏河就感觉自己失去对气劲的感知和运用。
“这是什么封锁禁锢之法?不..原来....原来.......”
柏河呢喃着,他知道了也看到了,自己的脑袋和身体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分离了,不仅仅他自身被分离,而是他身体身处的空间也直接分离,正是因为这股空间之力让他整个也跟着分离了。
随着柏河肉身一连分割成数百上千块,一切就已成了定局。
在一尊空间域主面前,一切挣扎显得如此无力!
青月选择了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击杀了一尊伪域主,达成了她踏入域主后的首杀。
此时因为战争毫无征兆的爆发,整个特别行政区也瞬间陷入惊恐与不安当中。
尤其是随着几股强大无比的气势展开,星域内无数的星舰纷纷朝那些星门处涌去。
不少有上等乃至星河之主的星舰内都清楚这已经不是星河之主这一层次的战斗,而是域主级别的交手,这种时候,继续滞留此地,一旦这交手的几位域主没收住手,那覆灭一整个星域那绝对是轻松无比的事情。
可能有一些巅峰层次的星河之主借助底牌勉强能苟活,可胆敢冒这个风险的只有少数人,更何况这种事情哪怕是星河之主巅峰也不想尝试。
星门就那么些,一瞬间无数星舰的涌入导致不少星舰碰撞发生爆炸,这一爆炸就是连锁性的。
“谁都别想走!”
就在此时一声爆发至那颗行政主星爆发开来,紧接着无数星舰内一些眼力劲还算不错的强者就看见一道银色匹练至那颗行政主星内冲出,如同一条银河射向星门位置处。
轰轰轰!
随着这道惊天剑气划过,一连数道星门被斩爆!
这一刻大家都知道了,这是那个剑疯子出手了!
“疯了!疯了!”
“他怎敢如此?如此损毁星门莫不是想让我等留在此地陪葬不成?”
无数人惊呼,也有不少人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只因这一切都太突然了,突然爆发的域主级战斗,以及突然的惊慌,还有突然的剑气斩。
“银河系这是想干什么?还有那位银河域主到底是在和战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