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仙大人不会败

第一四六章 天降仙门,紫微显容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天剑仙山。
蜀山仙宗九位弟子并列。
元神、炼虚与归道三个境界的参与者都是内门弟子,与元神境相同,炼虚境的外门弟子也没有选择向内门弟子发起挑战。
与其说是外门弟子没有自信或丧失勇气,倒不如说是他们明白自己的缺陷和定位。反正同宗同门,不管怎么选择都算不得坏事儿。
陈无咎今日也换了一身崭新的道袍,往日时常乱糟糟的胡子此刻也打理得十分得体,他站在桃林前,对九人做着最后的叮嘱。
“斗部与四艺的试炼会在今天同时开启,你们大概都知道,贫道要去参加炼器之道的竞争,所以之后恐怕没什么机会看你们这些小家伙的表现了,这倒也是一件憾事。不过,你们别忘了,此刻,宗门内多数长老乃至宗门都在天庭,他们会和其他宗门的人一起观看你们的表现,如果你们能表现精彩,那宗门长辈自然脸上有光,就算不幸落败,若是拼出风采,也不落颜面,可万一你们要是把自己仅有的那点愚蠢在试炼中体现得淋漓尽致,那恐怕他们也免不了在天庭遭人耻笑。”
也许是因为他的言语,又或许是因为试炼即将开始,此刻大家的表情都显出一副近乎冰冷的沉静,看上去似乎略显刻意。
陈无咎笑了笑:“往昔,每三百六十五年一次的天庭试炼,蜀山的表现说不上好,但也不能算差。贫道在蜀山待了数千年,曾经许多次站在与如今相同的位置上,和不同的弟子们说着同样的话。然而迄今为止,贫道从来都没有过任何麻木之感。因为贫道心里非常清楚,每一次参与试炼的人都不一样,所以贫道不该也不能用往日的经验来不负责任地揣度你们的实力与发挥。
认真地说,贫道每一次都对你们抱有万分的期待之心,而过去的现实也证明,你们那些师兄或者师伯师叔乃至师祖都没有辜负贫道的期待。
在贫道眼里,名次不重要,能过几轮也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让我,让所有宗门长老和宗主,让其他宗门的人,都看到真正属于蜀山弟子的风貌,只要你们能够将蜀山交给你们的东西在试炼中发挥出来,不管是功法、道术、神通,还是品德、心性、道境,只要能有一样东西被你们展示出来,那对蜀山而言,便已经是一种巨大的成功。至少,它能证明蜀山仍旧保有作为人间仙宗的资格,至少完成了仙宗的部分责任。
你们都是好孩子,竭尽所能便可,不需要紧张,更不需要为了一次试炼而付出性命的代价,那并不会让蜀山觉得光荣,反而会让所有同门为你而悲伤。
作为长辈,贫道宁愿看着你们在渡天劫的时候身死,也不想看到有人在试炼中陨落。
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九人异口同声,目光皆有所动。
试炼就是试炼,与真正的生死搏命必然有所区分。
虽然以往的天庭试炼每一次都会死不少人,可这不仅是天庭不提倡的,更是各大仙宗也不乐意见到的。
能参与其中的人,天赋与实力必然有所差距,可他们每一个在各自宗门都是出类拔萃的翘楚。
今日九人,任何一个在试炼中有所折损,蜀山也都会十分心疼。
道统传承需要功法道术神通,可真正的核心还是人。
至少,陈无咎这一番话出口,王鲤本身也是为之感动的。
仙宗就是仙宗,不应该把胜者生败者死的概念当成信条,更不需要用弟子的生命来彰显宗门的荣耀。
陈无咎的目光在九人身上一一掠过,没看到一个人的时候都会可以有所停顿,眼神中的鼓励和慈蔼不加掩饰。
最终,他咧嘴一笑,抬头望天:“时间到了。”
王鲤仰首,只见苍穹之上,碧蓝如洗的天幕中倏地荡开一层七彩霞光,紧随其中,一道纯净无暇的白色光柱从天而降,顷刻间便笔直地垂入天剑仙山,落到众人身前。
瑞华万道,氤氲浓郁的仙气弥漫开来,瞬息便浸润了众人的躯体,涤荡着一个个灵魂。
王鲤习惯性地眨眼开启剑童,透过极端凝聚的仙光,他看到了内里的景象,一时间疑惑更甚。
仙气快速散开,整个蜀山内门的灵气浓度迅速上升,很快就让仙灵云海之下的外门也为之受益。
大概,这项与众不同的试炼开启仪式,对于某些宗门来说就已经是一种不弱的天赐福泽了,毕竟不是所有仙宗都有蜀山这样优异的宗门环境。再怎么说,蜀山也是尹喜弟子所立,也是太清祖师的嫡系传承。
仙光随之收敛,一座巨大的金色门户巍然伫立。
高宽不知几何,只是门上一颗铜钉似乎就比人还大,那门槛更像是一座高耸宽厚的城墙。
人之渺小,可见一斑。
王鲤可以确认,这并非类似于法天象地一样的法术幻化而成,这座大门绝对是真材实料的。
可这样的门,该给什么样的生灵使用呢?
总不会有人刻意铸造如此巨大的门户来彰显自己的高大吧?
真要这么做,那得多自恋或是多自卑才能干得出来这种事儿?
想到这里,王鲤微微一愣。
按照哪吒的讲述,似乎、可能、好像某个突然从普通人变成大帝的人后来因为在天庭遭受太多冷眼、轻蔑以及无视之后,养成了一种刻意在任何人面前都迫不及待想要彰显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的习惯……
如今,执掌天庭的早就不是“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
现在,紫微御极。
有点好笑。
当然,再怎么好笑,王鲤也不会直接笑出来的。
紫微现在是三界之主,无数万年一来就算从零开始也应该可以把自己的大帝实力掌控的十之八九,而他自己,还只是一个元神境的小虾米。
嗯,可偏偏就是咱这样一个小虾米,却曾经动手把不可一世的紫微大帝敲成一道真灵重新返回封神榜里等着复活。
想想还有点小刺激……
就在这般胡思乱想之间,仙门传出巨响,紧闭的门户正中展露一道缝隙,无比璀璨的光芒顿时倾泻而出。
一道道光束好似灵性自生一般,精准无比地落在王鲤等人的身上。
陈无咎也被一道光芒笼罩,他回过头来:“小子们,加油!”
话音刚落,王鲤便看到他的身影被光芒裹挟着投入仙门当中。
接着,归道境的师兄紧随其后。
李君宁转头看来,还来不及说话就也被带走。
紧随其后,王鲤等人也被这道快速扩散开来的光芒带入仙门。
……
与身处传送阵中仿佛天地颠倒逆转、身躯撕裂挤压的感觉不同,这一次王鲤虽然仍旧能够清晰感觉到自己被裹挟着在莫名的空间中飞快穿梭,然而除了视野即便以剑灵剑童加持也处处黑暗之外,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适。
想来,这要么是一种更强的大神通,要么是一件了不得的仙境法宝。
剑灵没有发起示警,王鲤也没有必要担心,他以剑灵宛如呼吸般闪烁的光芒作为计时辅助,最终足足三百次呼吸——大约一刻钟时间后,穿梭的感觉终于顿止。
脚下似乎踩着一片柔软丰茂的草地,鼻尖嗅到青草和泥土的混合芳香,微风里的气息略显潮湿。
睁开眼来,王鲤只见自己身前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泊旁,身后是一座茂密得仿佛连光线都无法穿透的森林,宽度辽阔几乎忘不见边际,
除了风吹树林与湖边灌木的沙沙声,再无其他响动。
没有应景的飞鸟。
目光投入湖泊,也不见湖中有鱼。
天空澄净如洗,这份平静突兀地叫人有些揪心。
天庭试炼是这个模样么?
至少从蜀山内看到的以往历届记录中从来没有出现过。
陈无咎的提醒非常清楚和重要,这一次试炼的确和往昔截然不同。
王鲤抬头望着天空。
既然天庭要改动规则,那么接下来应该要出声了。
果不其然,几息时间之后,原本如镜面一般的天空突然泛起阵阵涟漪,随着波澜向四周快速扩散,头顶正上方的苍穹中突然显露出一张模湖的面孔。
大致上是一张国字脸,波涛涌动着聚成口鼻,群星闪耀中凝成双眸。
不断划过的流星是他的发丝,日月辉芒盛放着为他织成一件衣袍。
当此之时,王鲤清晰地听到了无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的惊叹声,它们来自与他同为试炼选手的竞争对手们。
不过王鲤此刻丝毫没有试图从声音中去分析对手们的心态,跟没有试图去辨别这个声音究竟从何而来。
他在意的只有天上那张脸。
虽然王鲤只是个小小的元神境修士,但他可以十分明确地说:这个人,我杀过!
即使只见过一面,即使王鲤那时还用的孙悟空的身体和天赋,可他当时上天庭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和紫微大帝见一面,所以对方的容貌早就已经深深地印刻在了他的剑灵之中。
于是,王鲤这个时候无法惊叹,否则只会让自己出戏,能够保持着一张略显严肃的面孔,已经是对这位在玉帝失踪后御极三界的大帝最高限度的礼貌和尊重。
很快,他就听到同样来自高天之上、异口同声的礼赞声。
”恭迎中天北极紫微太皇大帝!”
不知多少仙人的话语重合在一起,但他们发出的声音并没有因为混杂而消失,王鲤稍稍侧耳倾听,竟然很容易地就找到了灵虚祖师和师父李含真的声音,倒是王阔和王潇,大概是由于境界不足,所以无法分辨。
紫微大帝的身份显露之后,王鲤又再听到许多人的惊呼,跟着便是一个接着一个地大声赞拜。
那一个个人的遣词造句,简直叫王鲤听得忍不住想要起鸡皮疙瘩。
修仙之人,不是没有舔狗,而是他们舔的对象必然非常高端。
王鲤当然没有行动,他相信此刻肯定也会有人和他一样不曾动弹。
倒不是别人也不尊敬紫微大帝,而是眼前这个紫微大帝充其量就是一个法力凝聚的虚幻影响,如同某些在会议上无法出席但却提前录像播放给所有人看的视频。
较为直接地说,你现在就算是费尽心力地舔,紫微大帝也看不见。
不过,凡事最怕对比。
以往的天庭试炼,紫微大帝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一次现身的记录,哪怕是法力化身。
而这一次,紫微大帝居然在一开场的时候就直接毫无征兆地出现,足以证明这次天庭试炼的不同。
以权谋的观点来看,紫微大帝或许想要趁着这一次的天庭试炼做些什么,最简单的推论就是他想要趁机夺权。
从参赛者的角度分析,也许这是一次投靠新三界之主紫微大帝的绝佳机会。
但是,假设从王鲤的视角来看,紫微大帝似乎在作死。
当着我这个反天新血液的面,公然想要谋夺三界至尊的至高权力……
你简直无法无天!!!
你这个伯邑考,难道是把玉帝的天庭当成纣王的大商了吗?
还是说,玉帝不在的这些年里,有些人已经忍不住想要静极思动,更进一步了?
几百万的时光,在远古洪荒是一个非常短暂的时间,可天地发展到今天,人们对时间跨度的认知似乎越来越“精细”了。
王鲤看着紫微,听着礼赞,心中莫名地想到:难道说,过去的玉帝、杨戬、哪吒、孙悟空在这个时候都已经过时了吗?
就算答桉是肯定的。
那么,太清祖师呢?
王鲤没见过太清祖师的阵容,只见过慈眉善目、笑容和蔼的老君。
虽然和老君没有几句交谈,但对方的气机和道韵却深深地镌刻在王鲤心头。
哪怕只是过去的一个投影,也远比其弟子尹喜更加令人感到高不可攀、深不见底、远之难望。
太清,三清,永远不会成为过去。
因为天地本身就与它们又着深深的因果关联。
所以,王鲤依旧坚持自身定位,不会因此而有任何的动摇。
反过来说,紫微大帝想做什么,他似乎也无法反对。
恰恰相反,他应该深入到敌人的内部当中去,了解敌人的思想和目标,才能更好地为自己的将来进行筹谋?
如此一想,王鲤看着天上不苟言笑、不怒自威的紫微大帝面容,便也很快露出了灿若春风的笑容。
这是一个好大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