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曲尽星河

班师回朝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阳光照在雪上,返射着针尖般的光芒,雪地上,是地方上派遣而来的护林卫,接受完集训的他们整齐地站成一个一个小阵,等待宣布集训的结束。山林中的匪徒、部族被搜剿一空,但这不意味着结束,而只是一个开始,彻底征服这莽莽的林海,才是李虎的最终目的。他把林海划分成区域,要求地方上选人派来轮戍,并提出集训,集训第一批的护林卫,要求护林卫严密巡查他们所在区域的异常,监督树木有没有乱砍乱伐,监督猎人们有没有滥捕,协助追击逃犯……
李虎已经十八岁,骨架开始稳固。他有着略高他父亲的个头,浑身都是筋包骨,他的背膀锻炼得能像鸟翅一样张开,然而因为身体太过精悍,使他给人一种消瘦的错觉,他的脸庞曲线坚毅,与流传国内的画像不同,下巴没那么尖,带着棱角,站在那儿,连目光都好似已经千锤百炼过。自剿匪以来,他虽是将领,却与普通府兵无二,带队绝杀匪寇一马当先,携带干粮深入不毛,嘴唇能干成上下两道翻着血口的白皮,进出杳无人烟的雪山和老林,就着冰雪嚼干粮,山林中他打死过猛虎,深谷中他射死过高空中盘旋的秃鹰,雪水中托着兵扎捆强涉,在府兵心目中,他勇不可挡,简直就是战神在世。
很多与他共事的高级将领也对他产生出敬畏。
他们跟从出击一次就已经感到痛不欲生,而李虎这样年轻人,却从西部到西北再到东北,整整三年几乎都是这样度过。不禁如此,这个年轻人做起事来简单而干脆,好像没有半分恶习,自我克制能力极强,献的珍宝无所视,献的美女无所幸,根本不好糊弄,戳穿你粉饰的政绩就像是戳泡泡。
要去训导的另有其人,他并没有去给这些护林卫讲些什么,而是带着几名心腹将领,一起站在搭建的圆木订成的望楼上。
他的穿着与普通府兵并无区别,精钢护具和皮毛大氅都已经被磨损,却显得简朴干净,只有那双眼睛,用一双黑色的水晶片隔绝起来,避免长时间注目白雪失盲。
博骨律太岁把自己捂得像一只没有脸了的黑熊。
他低声说:“殿下。咱们该请求回去了,再不回去,您是要留在这冰天雪地里吗?”他掰着手指头说:“您说一年,一年过后,其实就已经差不多了,你说不行,老林没剿,然后拖几个月,过后又说,怕剿不尽……殿下,您是什么人?您其实只管把大的匪患掐灭,小的交给地方上就行了。”
他又提醒说:“自古山林河川滩涂收益归内府,您看要不要给陛
下上书,派来内府的官员管理?”
李虎想了一下说:“你替我上书,不过我觉得家里的开支用不了这么多。”
博骨律太岁笑道:“殿下,大王节俭,谁不知道?可内府和国库,国库没钱不行,但陛下也得有钱,陛下手里没有赏功臣的钱,也要出问题。咱们夏人对此意识淡薄,你来提醒陛下,陛下会觉得你有远见。”
李虎同意道:“那你就尽快办吧,让阿爸拿主意。”
望楼下面,几名府兵在李虎的视线中停下行礼,激动万分:“将军。通京来诏了。要我们即日班师。”
博骨律太岁一振大氅,后悔道:“该早点上书。”
他还是指山林收归内府的事儿。
看到李虎看向自己,他解释说:“您这一回京,等于说山林已定,京城的官员就会议论这些事情,说不定有马屁精先提出来了,也说不定有人会提出将收益归地方,或者收益直接收归国库。”
李虎道:“其实有更好的办法,把你留下来管上这些老林?把你留下,等于暂时署理了山林,主动权又在我们手里。”
看着博骨律太岁痛苦的脸色和内心的挣扎,李虎笑道:“给你说笑的。看把你紧张的。放心吧,把你留在这冰雪天地我还不肯呢。”
他们一起下去。
到了下面,逢毕就带着十几个将士“扎扎”走来。
他们飞快汇集到李虎身后,激动地问:“将军。真要班师吗?班师是全部班师,还是要留人驻守?”
李虎淡淡地说:“还不知道,如果没有特别说明,就全部班师,北方的仗几乎打完了,让他们换个地方。”
他们就又问:“咱们原先可是渔阳的军府,回去之后是做卫戍,还是要回渔阳?”
迎面已是通京来的大臣。
李虎迎上去,见一名将领老远扣胸行礼,来不及回礼,就吃惊道:“阿瓜,怎么是你?”
来的是狄阿瓜。
狄阿瓜交来诏书,笑吟吟道:“阿爸让我来,肯定有让我来的道理。阿爸说了,阿虎他剿灭匪患,孤答应他给他操办大婚,咱们就不给他藏着掖着让他惊喜了,派你这个他自家的兄弟去,就是为了让他早一点做准备。”他又说:“大王还说,阿虎对社稷有大功,孤给他的大婚更是隆重,他要是不早做准备,万一出丑,岂不是全国都跟着他丢人?”
李虎不好意思地笑笑,上去与他拥抱。
二人分开。
李虎打开
诏书看完,立刻回身给逢毕说:“通知分驻在外将士们,立刻奉诏。”
他拉着狄阿瓜就走,到圆木钉的木房子里去招待这位阿哥,晚宴开始,外头的士兵也在雪地上野炊,欢呼声一浪一浪,拉歌此起彼伏。
狄阿瓜知道,将士们思乡,想家呀。
但他却不知道,雪夜里,骑兵就像箭一样射向分驻的营地。
第二天天一亮,他一出来,就看到了驻地帐篷已经收拾一空,扎结实的雪车,拖带兵扎捆集结的人马。
这思乡之心有点重。
他大吃一惊,怕是军队军心有问题,跑得飞快去找李虎,到了,李虎的大帐一片忙碌,炉火灭尽掩埋,地图卷成排放立装车,参士和幕僚在点验车辆马匹。
看到李虎也在打理两匹马,其中一匹已经驮上兵扎捆,而另一只抬着后腿,供李虎检查它的马蹄,狄阿瓜大声问:“阿虎。这怎么回事?”
李虎放下马蹄,扭头愕然道:“没怎么回事呀?这不是班师吗?”
狄阿瓜怕喊声大,走近了,压低声音说:“阿虎。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现在就要走?你不要说现在就能出发。”
李虎仍是惊讶:“对呀。现在就能走。王威那边有一支人马,驻扎最远,半路会来与我们会合,其它的十几支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已经通知了,今明两天能在拉法山山麓汇合……”
狄阿瓜小声道:“我是说军心是不是不稳,将士们有点太想家了,否则怎么可能一夜间起来就能班师?阿哥担心,问问你。”
李虎笑了。
他没好气地说:“要走。昨天就能走。因为是班师,所以才不着急,早上才拔营。你忘了阿弟是干什么的?阿弟的军府身经百战,怎么可能军心不稳?我们在大漠上剿匪,不快能行吗?所以我们要求保留营地出击在一刻钟之内,拔营出击,在半个时辰内完成大营拆除,整装待发。”
他敲敲狄阿瓜的胸甲,骄傲地说:“别忘了。杨二广军府比马快。”
他指着眼前已经出发,远近渐渐汇集的洪流,再次给狄阿瓜说:“为了剿匪,我在北方补充了不少人马,超编一些,因为路途远,原军又是隶属渔阳军衙,有些军籍没来得及办理,本来是可以将他们精简留下来,但我不舍得,这支军队是阿弟一手缔造,血与火中,数千里追击中磨练出来的,精简给地方上,觉得太可惜,如果明年春上有全国性的假战,阿弟随便派一个牛录,就给你拿第一回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