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奇小说网 -> 穿越言情 -> 幻想乡的月都人

第三章 偶尔刻薄的母亲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留给永琳的娱乐时间并没有很多。因为很快她的房门外就想起了极具节奏的清脆敲门声。
指节敲击在门框上的声音只有三下,缓慢但沉稳的声响既不会显得过于急切,也能恰到好处的告知自己的存在。这无疑是拥有良好教育的人才会有的行为。
哪怕不用拉开门特地去看,永琳也知道敲门的人便是她的爱子,八意飞厉。虽说仅依靠敲门声来分辩来访者是谁乍听上去的确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永琳对自己的判断却相信无疑。支撑着这份自信的不是什么亲子间的羁绊,而是更为现世的科学依据。
门框发出响声的位置相当之高。一般而言敲门者选择叩击门的位置也都与视线持平,因此首先便可以确定敲门者是个身材高挑的人,至于在永远亭有什么人能达到这个高度,那就完全是不言自明的事情了。
若是面对自己的孩子,永琳无论何时都能保持温柔的笑颜不过现在这个时间段选择的是不是有点问题?
充分衬托出窈窕体态的旗袍似乎与【月之头脑】这一鼎鼎大名的贤者身份不符,如果被他人看见永琳的这身着装的话,也许会朝她投以奇怪的目光吧。不过,这本来就是不足以为他人所道的小小爱好,永琳没有告诉其他人的打算。哪怕是辉夜公主,亦或是自己的爱子也没有相告的打算。
纵然这不是什么值得羞愧的行为,可属于年长者的自尊心却不会因为自身的睿智而消失,永琳可一点都不想被当作奇怪对的家伙来看待。不用说,这件事被八云紫之流知晓也只会让对方的脸上泛起令人尴尬的笑意,这种结果无疑是可以预料的。就算是被飞厉用那种满含着包容力的温和视线包裹永琳也一点都不想体验。
她只需要沐浴在敬仰或畏惧的目光中就好了,习惯了被同族敬重,被敌人恐惧的月之头脑可绝不喜欢成为一个可以让他人露出轻松笑容的谈资。同样的,永琳也不希望自己身为母亲的立场在飞厉的眼中有丝毫减弱,所以她必须维持睿智的形象。
虽然飞厉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把自己母亲深藏于心中的那份跳脱看透了,不过这不妨碍永琳继续维护自己的英明。
当然,保护秘密也不是什么难事。八意永琳可不是什么凡人,换衣服于其而言不过是一眨眼之间就能完成的事情,只需要有思考形成的一个指令就足以转瞬完成。在自身超凡力量的帮助下,永琳就算是变成一个瘫坐在椅子上的废人也能像动作电影中的英雄那般完成拯救世界的壮举,更何况是换个衣服这种琐事了。
只见这位银发丽人并无任何慌乱之色,而是以平时的温婉表情堂然转身,仅仅就是这么一个平凡无奇的转身动作她身上的衣服就已经变成了往日里那身篆刻着星辰轨迹的红蓝色道袍了,连那顶冠带也分毫不差的戴在头上。
贤者毕竟是贤者,无论如何都不会像寻常的小姑娘那般露出惊慌失措的态度。
请进。
她对着门外等待的人说道。
听到主人的邀请,敲门者才终于开门而入。那是个身材高挑,容姿端丽到让人错以为是神明的白发男子。男人的嘴角带着亲切的笑意,相比起那端庄的无垢容貌,他看上去意外是个开朗的人。
母亲大人。
嗯,阿飞啊,有什么事情吗?
注视着自己的孩子走到面前,永琳也露出了满是安心感的温柔笑容。看到此刻她的表情还能目露凶光的男人一定不存在这世上。
遗憾的是,这样纯粹出自于内心的温柔,而非出于礼节性的温和,在这个世界上能享受到八意永琳这样对待的人实在屈指可数而八意飞厉更是其中唯一一个男性。
所以有的时候,飞厉也会觉得自己是个很幸福的家伙。应该说他一直认为自己很幸福。
要说严格意义上的事情嘛并没有。我只是有件事想要告知您一声。一会我要在院子里招待一些朋友,,可能会有些吵闹,请您多多担待。
飞厉低头望着永琳的浅灰色眸子说道。
吵闹若真的只是如此就好了。飞厉由衷希望事情的发展能够像自己现在所说明的那般轻松。不过仔细想来武神却颇为郁闷的发现,期待轻松发展的自己实在太过乐观了。
他要招待的那些“朋友”之中,连一个省油灯都没有。全都是个顶个的麻烦货色,哪怕是现在想想都让人头大。飞厉很后悔当时因为一时轻率而答应在永远亭招待她们的自己,那实在太愚蠢太轻率了。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种悔意表现出来。从武神那张俊美的脸庞上唯一能窥见的情感便是深不见底的沉着。
哈哈,这种事情无需来特意说明,除非你们能把永远亭给掀翻了。不然我是不会在意的。
听到儿子的话,永琳轻笑着摇了摇头。
这种事情根本无需来特意向她说明的才对,月之头脑的心胸还没有那么狭隘。不过,老实说永琳却是对飞厉话语中的某些部分有点兴趣。
不过,那都是些什么朋友呢?我很有兴趣知道。
她抬起头,目光灼灼的望着男人明亮的双眼。
到时候您就知道了。老实说,都是些我羞与为伍的家伙啊。
无奈的苦笑浮现在飞厉的面上。
羞与为伍只是托词而已。但那些家伙在特定情况下确实会做出一些让飞厉耻于她们站在一切的行为,人格方面是否有缺陷武神倒不好多加评论,可胡闹起来当真都是些没有底线的家伙。
永琳似乎很理解飞厉的意思,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喔听上去都是些很闲的家伙嘛。而且,既然羞与为伍的话刚好趁此机会和她们一刀两断如何?
等一下,我没说我的朋友是女性啊?
哈哈哈哈
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由衷的傻话一样,永琳捂嘴笑了起来。这阵笑声持续的时间并不很长,大概只有几秒钟左右。当恢复正常状态以后,永琳就把双手放在阿飞的肩上,笑眯眯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阿飞。在这片土地上你还有男性友人?那怎么可能呢。
啊啊。确实。不过您这番话容易让人误以为我是个花花公子啊。
最让人无语的是自己居然没有反驳的话语飞厉不禁如此想到。可即便如此,武神还是确信自己的人格不应该受到任何的污蔑。
他的主张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可当实际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却可以发现飞厉的声音缺乏了往常的力度和沉着。大概是因为他发现了自己母亲的真正心情可不像此刻对他展露出的那副笑容一样可爱。
嗯这的确是我的错误。花花公子怎么能与阿飞你相提并论,你应该是稀世的情圣才对吧。
永琳沉吟了一下,更正了自己方才的话语。不过,这能算得上是正面意义上的改变吗?
您高估我了。我可没多少对付女人的手段。
飞厉苦恼又无奈的看着向自己展现出刻薄态度的母亲。
这无疑是很少见的光景了。总是对他十分包容的八意永琳,偶尔也会变换态度,露出掩藏在柔软外表下的尖刺。那大概是出于母亲关心孩子的焦躁吧虽然飞厉想要这么相信,然而时常又感觉到微妙的差距。
不论如何,可以肯定那不是真正的恶意,充其量也只是为了提点他而闹别扭的程度而已。既然如此就没必要特别放在心上。
放心,我只是看个玩笑而已。别放在心上,你就尽管去准备招呼你的女性朋友们吧。
好的。
看着没过多久就回复常态的母亲,飞厉深感安心的点了点头。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