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作为反派的我抓了女主角,尚好?

第三百八十章 好一场感人的大戏,差点就感动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想逃,休想!”
东方朔本来就是来报仇的,怎么可能让仇人跑了,在左秋枫身影急速冲向一脸担忧的陆婉儿时。
“祛邪,万千剑镇古今!”
以元婴之境发动的绝杀,东方朔大半灵力灌入半柄仙剑当中,剑身上隐隐的剑意纹路纷纷激活。
一柄剑。
散发出无数道不同剑气的威能。
一柄剑。
就代表了无数剑, 自成一座剑阵,彷佛千万人一样执剑杀来,如果认真体会甚至还能感悟到剑意生前主人的一丝意境。
像是这种本来能让东方朔受益非见的剑意,为了一剑绝杀,东方朔不惜用了出来......
...势在必杀狗贼。
“杀!”
东方朔拿着一柄断剑指天,无数道剑道虚影凝聚成形, 成为了他手中所能驱使的利刃。
刷!
仙剑祛邪挥落,就跟收到了指令似的。
嗡嗡嗡!
无数道本剑尖朝下的剑道虚影勐地调转剑芒,剑尖直指某个方向, 如铺天盖地的雨点似的密密麻麻的激射而出。
可见东方朔的肩头好像都在为大仇得报而激动的颤抖。
那脸上的快意,趋势仙剑杀人的动作,不知为何......
...此时他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反派!
再看另一边。
“夫人!”
左秋枫忍着恶心将戏演下去,唤了声,身影眨眼间略到陆姑娘身前,眼中有着不舍和留恋。
那一道恰到好处望向女儿大着的肚子的目光让人见了忍不住心跟着揪痛。
可哪怕是有观众希望二人能躲开这杀人的剑雨。
可现实是。
刷!
第一把破空来的剑影已至跟前,躲无可躲,无非就是两个人,或是一个人被串了糖葫芦的结果。
噗呲!
在最后一刻,左秋枫紧紧的抱住了怀孕的陆姑娘,二人相拥的刹那,第一把杀来的仙剑毫无阻碍的自背后将二人贯穿,入肉声听得真切。
“咳咳!”
“咳!”
巨大的惯性让相拥的一对苦命鸳鸯身子巨震,口中皆是吐出血来, 而那把剑影还插在两人的胸口。
这才刚开始。
剑雨密密麻麻的落下,虽有落空的,可总有剑影入肉的‘噗呲’声将两个相拥的人洞穿。
有的剑影穿过留下一个个血洞, 有的干脆插在男人的背上。
血水飞溅, 染红了地板,染红了这阴沉的黑夜。
没有哀嚎,有的是死一般的寂静。
噗呲!
噗呲!
噗呲!
这时空气中只有像是这样利器入肉的声音。
在这寂静中回荡。
好像就连夜空都不忍直视,浓重的乌云遮盖了星空。
“够了,够了,够了!”
司机玄虽说作为最后的演员,一个看客,可看着两具跟大孙贼大孙女一样的傀儡,就这样被虐·尸,老眼通红:“此子,该死!”
“这!”
哪怕是自认为看出了这就是一个局的厉青秋都不自觉的收回了目光,像是重新认识了这个‘东方师兄’一样。
残暴......
...说实在的厉青秋不知为何真的将‘魔尊’与‘东方朔’划伤了‘≈’号了。
簌簌簌!
风吹过半山腰的窸窣林木,发出树叶的沙沙声,终于是将那让人心躁的声音给掩盖。
当剑雨停歇。
“呼,哈,呼!”
东方朔也像是被榨干了一样,拄着断剑止住摇晃的身形,以主角自带的谨慎哪怕剑雨中途就感知不到了二人的声息,可依旧在灵力快要被榨干前才停下。
目光望去。
原地只留下两具被扎成刺猬的尸体,血水积成了小水洼。
轰!
插满地面的剑影也是在下一刻化作青烟消散。
噗通!
当失去支撑的剑影消散, 两具相互拥着的残破尸体摔倒,不成人形,宛如两瘫烂肉铺在那,毫无声息可言。
那男人临死还当在女人身前。
女人侧面暴露出的残破的大肚子说明着这是一个孕妇的事实,画面不可谓不惨烈,简直就是灭绝人性。
“终于...死了!”
东方朔望着这一切,不知为何,一度名为难以攀越的大山轰然崩溃,道心通明,这一刻的他嘴角扬起了轻松的笑容:“哈,哈哈,哈哈哈!”
夸张的笑声出现在这一座荒山上显得有些突兀。
“还真能笑的出来,这小子...是个狠人,简直毫无人性,就如同那灭天理,毁人性的魔尊一般!”
“啊,虽然我们的目的跟他一样就是了!”
“哈哈哈哈!”
更加猖狂的笑声凭空出现,两道全身裹在黑抛下的人影出现在浓重的夜色下,斗篷下的目光冰冷的注视着一切。
“谁!”
东方朔就跟受到了刺激一样,对‘魔尊’两个字格外敏感,这是他的伤疤,也是他的痛,红着一双眼转身。
两道黑袍人影没有要隐藏的意思,面对一个小小元婴境自是没有躲躲藏藏的道理。
“你们是谁!”
在察觉到两股绝强的威胁后,东方朔因为过激的情绪瞬间冷静下来,见到二人后依凭着脑内渡劫大能的记忆,瞬间分辨出二人是化神,乃至之上的境界,他不认为在遗落古州这种时候还有谁能救场。
怎么回事,东方朔一脸懵。
遗落古州出现化神境之上的大修士,前期就出现这样拿头也打不过的敌人真的好嘛?
好像在小师妹投入他人怀抱后所有事情都乱套了。
甚至让东方朔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出门忘带主角光环了,这怎么总是不按套路出牌,就算是敌人眼下也太离谱了吧。
“我们是谁,看在你马上就要成为一个死人的份上,告诉你也无妨!”
东方朔确认过自己的主角光环没丢,不然这两个黑衣人不然也不可能中他的主角问什么反派都会先解释一通的效果,就听那为首的黑衣人继续说道:“我们是谁你没资格知道,你知道知道我们的目标是解决了陆家长女就足够了,而你不走运的也要将性命留下了!”
“不过!”
那名黑衣人的话头一转,颇为感兴趣的打量起东方朔来,摊开手,透过斗篷下的阴影都能看见那张疯狂的脸:“我看好你,能摒弃人性,以你的心性,加入姬家,相信你一定能成为姬家一条见谁咬谁的疯狗!”
另一名黑衣人嘴角抽了抽:“这样直接暴露我们姬家人的身份真的好吗!?”
“呵!”
东方朔不出意料的冷哼一声,答应了才怪了。
“不识抬举!”
东方朔的态度很明显了,黑衣人也本来就是兴趣使然,见人不识好歹,也没了继续浪费时间的意思。
“动手!”
挥了挥手,为首的黑衣人轻描澹写道:“人杀了,把陆家长女的尸体带回去给二公子陪葬!”
“交给我!”
面对一个小小元婴,两个人将境界压制到化神的人都出手才是浪费人力资源,就见一名黑衣人率先走了出来。
“这一拳,有元婴巅峰的功力!”
隐藏在黑抛下的人狞笑着,轻描澹写的捏起了拳头,恐怖的力量让下方戒备的东方朔当时心就沉到了谷底。
不可力敌。
何况眼下他还因为报仇几乎榨干了体内全部的灵力。
“去死吧,妖怪就只怪你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还杀了你不该杀的人,还不识好歹的拒绝招揽!”
一拳排山倒海的朝东方朔压来。
强大的拳劲笼罩,面对这重若千钧的一拳,东方朔只感觉膝盖传来巨大的压力,就要撑不住的跪了下来。
身为气运之子的傲气让他哪怕把牙咬出了血也撑着三条腿。
眼看着一拳就要镇压而下,东方朔有心抵抗,却无力的发现来举起祛邪格挡的力气都没有。
“吾命休矣!”
前所未有的危机逼近,这可以说是一场绝对无法翻盘的局面,不知为何这时东方朔想到了以往总是及时救场的大师姐。
在这时候最有机会救场的人。
也就是司机玄在见到大孙贼大孙女惨死之状,有姬家的人代劳才没动手,更不会这时候跳出来扮演自己上心老爷爷的角色。
厉青秋看着这一幕,看了一眼司机玄没有多言。
冬!
东方朔被来自化神境的威压压制的动弹不得,哪怕是调用全身灵力在这绝望的实力差距下也是无法动弹分毫,更何谈闪躲。
他没注意到的是。
嗡嗡!
仙剑祛邪像是哀鸣一样颤动起来,一股似是人影的剑灵虚影化作点点灵光在拳影镇压而下是将东方朔护住。
砰!
巨大的撞击声只见到烟尘中像是破布袋子一样的东方朔倒飞而出。
“嗯!?”
黑衣人确认自己把人打飞了,可钻了钻拳总感觉手感不对,完全不像是拍烂西瓜的感觉。
可压根不给两名黑衣人多思考的时间。
最后一位演员登场了。
“你,你,你!”
司机玄的身影陡然出现在虚空,所散发的气息完全压过两名黑衣人,一连说了三个‘你’,身子愈发句偻颤抖,手指向一众人,昏花的老眼通红无比,彷佛要流血一般,大骂道:“尔敢杀我司机玄的孙女,一尸两命,畜生行经......”
司机玄出来的很是时候,也很会找时机。
东方朔被击飞生死不知,两名黑衣人在场,就算对方解释是东方朔杀的人司机玄也有理由直接他们。
“哈啊!?”
两名感受到危机锁定吓得退后的黑衣人露出了跟东方朔当时一样懵逼的面容,抓瞎了。
这是从哪蹦出来一个老头指责他们,人还不是他们杀的就很无辜。
“老湖涂了吧!”
其中一名黑衣人刚要回骂回去,人又不是他们杀的干嘛骂他们畜生,受不了这冤枉气,哪怕你更强也不能冤枉人啊。
“等等!”
身边的黑衣人紧忙抓住同伴,干涩的咽了咽口水,回忆道:“司机玄,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不是绝云仙宗的宗主!”
“而且他说的陆家长女是他孙女是什么意思!”
这名黑衣人总感觉事情大条了,其中蕴含的信息,还有目前的状况都糟糕透顶了,也不是他们二人能决断的。
“姬家人,好,好,很好!”
司机玄充分的扮演者一名失去孙女的爷爷的悲痛,目露悲切,颤颤巍巍的走向血泊中的两具残破的尸体,口中则是一口道出两名黑衣人的身份。
“前辈,您误会了!”
被一口道出身份,两名姬家杀手一头冷汗,就算现在能逃命可回去如果引来绝云仙宗宗主的敌对族长也不会放过他们,极力的解释道:“前被误会了,杀了陆家长女的乃是那被打飞的青年,是他杀的人,而我们出手替您的孙女斩杀恶贼也算报了仇!”
“真当老夫湖涂了不成,不管是老夫的孙女,还是你们口中的行凶者此时都成了死人,死无对证,岂能听你们的一己之词!”
司机玄此话一出顿时让两名黑衣人惊出一身冷汗,只感觉脖子冷飕飕的。
可预想中被杀人泄愤的结果并未等来。
“好一个姬家,给老夫等着,老夫孙女,未出生的孙儿,还有孙女婿的三条人命,我到时会亲自向姬家讨回来的!”
司机玄一手回收一具尸体,冷声道。
话落。
在两名死里逃生的黑衣人的低头恭送下,司机玄的人影消失,带着云端上的厉青秋一同消失在了这方地界。
司机玄完成了回收尸体的任务,带着厉青秋就是返回了中州。
原地只留下两个被冷汗打湿的姬家杀手,这个冤枉的,如果人真的是他们杀的捏着鼻子不认都不行,眼下人不是他们杀的还要悲伤重大责任。
“可恶,怎么摊上这破事了,回去要怎么跟族长大人交代,如果告诉族长因为我们被发现引来绝云仙宗的报复,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其中一名黑衣人抱着头惊恐的说道。
“冷静!”
为首的那名黑衣人还算镇定,可背后同样被冷汗打湿,一阵后怕的说道:“就算绝云仙宗跟陆家有关系,可陆家不是说陆家长女意外死亡,还跟我们姬家退了婚,就算司机玄带着尸体回去也不能赖到我们姬家身上,他们也只能打碎了呀往肚子里咽,呵,呵呵!”
“呵,呵呵!”
两个人强颜欢笑,怎么看怎么像是给自己找安慰,面色瞬间冷了下来:“就算这样也不能空手回去,族长那边无法交代......”
“...把那人的尸体带上,也算个交代!”
“人呢!?”
可当两人驱散烟雾,大眼瞪小眼,一名黑衣人更是怀疑看了眼苦练百年的麒麟臂,说好的“一拳元婴巅峰的功力呢!?”
这哪还能见到被打飞出去的东方朔的人影,只留下地上一个人形大坑,坑角还沾染了血迹,人早跑了。
“追,他跑不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