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月谣

第四百章 孽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救,还是不救,这是一个问题。
嬴抱月沉默地离开水缸,提过装着她和小李稷换下来的脏衣服的木桶,舀入凉水开始搓洗。
察觉到身后那个“背后灵”又想开口,嬴抱月往身后泼了瓢冷水。
“别担心,我没那么蠢,不会不要命了都要救他。”
这种感觉真是奇怪,明明她现在身处在自己过去的记忆中,嬴抱月却完全搞不懂自己过去的想法。
她这记忆算是恢复了又没完全恢复。
她被丢入了自己过去身处的境况之中,带着今世的记忆恢复了过去的能力和见识,却没恢复她以前的心路历程。
嬴抱月觉得应该是她身后那个“背后灵”在搞鬼。
这在让她重走一次过去的路,逼她重新做一次选择。
某种意义上,这个“背后灵”得逞了。虽然她和过去一样选择救下了小李稷,但下一步她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她没法立即做选择。
早知道她当初就应该向李稷多问些关于李昭的事。
嬴抱月端着洗衣盆走到屋外泼掉脏水,抱着木盆在屋檐下发起了呆。
虽然她大致知道了救李稷的方法,但那个法子在山海大陆上从未有修行者尝试过,谁也不知道尝试后会发生什么。
这就像在实验室里做实验一样,各种化学成分之间的反应不会按照实验者的想法发展,只会产生意料之外的结果。
阵法和诅咒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
李稷体内的那个东西藏在他身体深处,它是李稷出生自带的诅咒,同时李稷也是这个诅咒的封印。
如果要救他,她就要打开这个封印。可一旦打开这个“魔盒”,轻则他们两人当场丧命,魂飞魄散,重则会给整个山海大陆都带来灾难。
况且就算是她的命,也不是那么轻巧的代价。
嬴抱月轻抚上眉心,那里有一道常人看不见的花钿纹路,是朱雀神留下的。
身为少司命,她的命并不只属于她自己。
倒不是她抬举自己,只是她死了,整个山海大陆的局势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如果她脑子一时犯抽想堵上性命去救这个素昧平生的孩子,她的师父、她的部下、那些需要她庇护的人,都会遭受灭顶之灾。
她不会丢下那些人。
除非她的死,能给这个天下和她所爱的人带来更多好处,她才会选择献上这条性命。
至少现在的她,是这么想的。
当年的她,也应该会这么想才对。
嬴抱月睁开双眼,怔怔望着院子里如水的月光。成年李稷的身影闪过她的眼前,除了多了一张面具,他完全是一幅能长命百岁的模样。
她不会为了救人赌上她的性命,那么小李稷当年到底是被谁续的命?
嬴抱月不明白。
想不明白也只能不想了。
屋里传来孩童的咳嗽声,嬴抱月放下木盆,去墙角拔了几棵草药,开始熬药。
之前给小李稷脱衣服的时候,她看见他身上有无数道伤痕,体内被那么庞大的能量煎熬,他的筋脉肯定也是千疮百孔。
筋脉破裂是极难修复的,这个孩子的确命不久矣。
嬴抱月沉默着从屋檐下取下上好的疗伤药,加入药罐之中。
她救不了他的命,但至少可以减轻一点他的痛苦。
等到药熬好的时候,屋里的人也醒了。
听见屋内孩童的动静,嬴抱月端着碗回到屋中。
男孩勐地从床上坐起,惊恐地拿棉被挡住自己的胸口,生怕被人非礼了一般。
那双睁大的晶亮黑眸,让嬴抱月联想起森林里刚刚出生的小鹿。
“你醒了。”
“唔、醒了。”
男孩生硬地点头,他脸上的血污已经被她擦干净了,这让他这张脸显得愈发颠倒众生。
嬴抱月不禁避开视线,简单交代了几句怎么将他带来的后,将药碗递给了他。
小李稷乖乖将药喝了,完全不怕她下毒的模样。
嬴抱月转过脸,触及少年纯真的目光,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
她此时才开始面对李稷记忆中的李昭就是她的这个事实。
在李稷的记忆里,“李昭”是他的恩人,是他从小喜欢的人。恐怕李稷自己都没意识到,每次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声音都会变得极其温柔缱绻。
可以的话,嬴抱月真的不想相信这个人就是自己。
她不想毁了李稷心中的那个人。
李稷记忆中的李昭,是一个被无限美化的形象。和李昭的相遇,对李稷而言是一段十分美好的回忆。
可昨晚她在救他的时候,还曾想过要杀掉他。
一切根本没有李稷记忆中那么美好。
嬴抱月心尖有一丝酸疼,不知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李稷。
不过说起来,李稷后来也算是变心了吧。
嬴抱月目光恍忽起来,想起之前在湖边李稷以为她是花璃时对她说的话。
“花前辈,对于抱月,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他的意思是,他喜欢她。
湖边一场阴差阳错的告白,让她知道了李稷的心意。
但李稷为了坚持对李昭的感情的忠诚,说过这辈子都不会告诉她。
那个时候嬴抱月心中还为此感到过酸涩。
如果李稷知道她就是李昭,想必会非常高兴吧?
毕竟兜兜转转,他喜欢上的居然是同一个人。
即便她没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他却始终如一。
等等,始终如一?
嬴抱月脚下一晃,忽然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一个想法忽然浮上她的心头。
李稷会两次喜欢上同一个人,真的是因为巧合吗?
“姐姐,你怎么了?”
坐在床上的小少年抬起头,望着眼前面白气弱的少女,担心地问道。
“没事,”嬴抱月扶住床柱,勉强朝他笑了笑,“只是一时没站稳。”
小李稷皱起眉头,一脸的不相信,“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
他觉得她看上去非常难过。
这是她记忆中没有发生过的对话。嬴抱月怔了怔,不禁笑着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我弟弟没按约定来看我的时候,我的脸印在水洼里也是像你这样的表情。”
小李稷望着她的脸认真地问道,“姐姐,你也被人失约了吗?”
“不,”嬴抱月轻轻摇头,“我只是发觉了。”
“我原来,从来都没有和他约定过。”
就像人在寒冷的时候会渴求火焰一样,她和李稷的相遇,并不是偶然。
一切根本就不是美丽的意外。
冥冥之中,早有定数。
恐怕是因为普天之下只有她才能够镇压小李稷体内的诅咒,隐藏在李稷体内的那个“它”为了活命才促使自己的宿主前来。
而正因为她身体里有着能够镇压他诅咒的力量,李稷才会被她吸引。
于是不管她变成什么模样,他都会来到她身边。
吸引他的,只是她身上那股能够拯救他的力量。
李稷喜欢上的,并不是她这个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